Category Archives: Political Economy

不久前收到曾是我助教多年的一名經濟系博士畢業生來信,說她剛獲受聘為一家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的高級數據分析師。文中提及她是由擔任我一年級數學課助教開始才接觸Python,並強烈建議有志成為分析員的同學必須學好該編程語言。
 
因為私人市場對受過嚴謹經濟學訓練的畢業生有穩定需求,長久以來經濟學算是較好的讀博選擇。當中一大原因是經濟學博士的數據分析能力較其他學科高,但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正在改變這狀況:電腦科學和數據科學的畢業生在數據分析的就業而場不只能和經濟學畢業生爭一日之長短,甚至有取而代之之勢。
 
這一發展背後的關鍵是,計量經濟學—即概率和統計的經濟學應用—的研究方向和私人市場的需求有著相當大的差距。這個差距在沒有更好的選擇時還可以忽略,但近年機器學習的發展迅速,在實際應用上開始拋離計量經濟學。這還未計及經濟學本科和碩士畢業生很多時根本沒有足夠的數據分析能力。當電腦科學畢業生比經濟學畢業生更善於分析經濟和商業數據,後者求職比以前困難是可以預期的事。
 
在這形勢下,主修經濟學的同學要生存就必須不斷學習,不能滿足於完成學科的畢業要求。讀大學的好處是同學有相當大的自由度去選修其他學系的科目,又或課餘自我進修。同學應好好把握這四年,因為出來工作後不易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不知為何,今天多家華文媒體都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報導了倫敦商學院財務學教授Alex Edmans有關足球和股市表現之關係的研究。其實這篇研究論文已經發表了11年,歷屆ECON 4470的同學都見過。*
 
論文的結論是國家隊在世界杯輸波平均來說對股市有負面影響。要注意的是每場球場之間的差異相當大,只有在淘汰賽階段才開始有顯著的負面影響(圖一最右欄)。論文亦測試了其他數個運動,結果是影響不太顯注(圖二)。至於為何會有著這樣關係,論文提及的解釋基本上就是輸波心情差,心情差就唔想買股票云云。
 
其實該論文之後還有新一點的研究。Edmans et al 2007的發現是輸波才有影響,這對投資策略沒有甚麼用:若我有能力事先猜到哪隊輸波,那我去賭波不就好了?一篇後續研究則發現世界杯賽事平圴來說對美國股市都有著負面影響,原因是全世界的投資者或多或少都投資美國股市,有比賽就有人輸,有人輸就有人心情差 …結果不言而喻。**
 
圖三來由Kaplanski and Levy 2010,劃出了1978年至2006年每屆世界杯期間的累計投資回報,全部跑輸國債利率。無論你信不信輸波心情差這理論,看到這樣的一幅圖,也許亦會考慮在世界杯期間避一避風險?
 
* Edmans, Alex et al. 2007. “Sports Sentiment and Stock Returns,” Journal of Finance, vol. LXII, No. 4
** Kaplanski, Guy and Haim Levy. 2010. “Exploitable Predictable Irrationality: The FIFA World Cup Effect on the U.S. Stock Market,” Journal of Financial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 Vol. 45, No. 2

轉眼一個學期又完結,不知不覺間這已經我在中大的第七年。

今天收到一名應屆畢業生的電郵,提到她修讀一年級數學時,因為被我強迫學習Python編程而苦惱不堪。但到今天畢業,她卻感謝我讓她理解到編程的重要。

老師用心學生當下不一定明白,本來應該是常識。但現時大學講求問責,主力教學的老師的年度評核幾乎全看學生每個學期給予的評分。在這情況下,教學嚴謹的老師在升遷以至續約上就有一定程度的輸蝕。即使學生將來明白老師的苦心,他們亦沒有機會回過頭來給予老師較高的評價。

香港高教界的怪異情況多年來已不少前輩論述。想到這七年來學系的年輕同僚來來去去,走的比留下來的多,實在不勝
唏噓。

說罷,又到批改學生論文的時候了。

賭馬好賺不是秘密—我讀博士時就認識兩位統計學教授曾以賭馬為業。相比股市,賽馬散戶多,入場門檻又低,自然成為計量投資的好目標。

【植入廣告】中大經濟系ECON 4130的第一課就會教同學編寫程式從馬會網頁下載數據。課程深入淺出介紹多種計量預測模型,非常適合有志以數據分析為業的同學。【植入廣告.完】

The Gambler Who Cracked the Horse-Racing Code

中文大學經濟系2018年度畢業生合照。今年有幸邀請到中大社會科學院院長趙志裕教授及經濟系系主任張俊森教授作嘉賓。 #中大經濟
CUHK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Class of 2018. Guests of honor: Prof. Chiu Chi Yue, Dean of the Faculty of Social Science and Prof. Zhang Junsen, Chairman of the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由兩年前開始,人工智能已經可以做到換臉的效果。*隨著技術的成熟和普及,一些…不太見得光的用途亦開始出現。網上社群Reddit現時有一個群組專門把著名女星的臉配上成人影片之上。該社群還推出了一個應用程式把換臉程序大幅簡化,只要用戶找到影片,按幾個鈕就可以利用家中電腦的顯視卡製作影片,無須對背後的技術有任何瞭解。難怪網媒Motherboard的報導標題為「We Are Truly Fucked」,因為根本無法阻止有心入把別人當成對象製作影片。

從市場發展來看,這技術應該有利成人影業。現時的製作需要願意放下身段又有一定相貌身材的藝人,當換臉或人造臉成風,那「露肉」藝人的相貌就不重要了。雖說好此道的觀眾亦可在家自行製作,但過程耗時之餘,次次換臉不換身也會厭吧?反過來說,藝人「露肉」價值應該會下降。反正有心的觀眾可以自行製作,藝人倒不如明哲保身更好。

參考:

We Are Truly Fucked: Everyone Is Making AI-Generated Fake Porn Now
https://motherboard.vice.com/…/reddit-fake-porn-app-daisy-r…
Gender and Race Change on Your Selfie with Neural Nets
https://hackernoon.com/gender-and-race-change-on-your-selfi…
Nothing is real: How German scientists control Putin’s fa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tGUiwfTYvg

無獨有偶,今天有兩單新聞都是有關獨立運動的衰敗。其一是西班身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吉德蒙現身比利時*,懷疑尋求政治庇護。其二是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主席巴爾扎尼請辭下台**。兩者都因為近月舉行獨立公投而導致其管治區受到中央政府的嚴厲打壓。前者被西班牙政府以憲法155條暫停自治權,後者則更慘,被伊拉克政府軍以武力奪去作為主要經濟來源的油田。
 
這兩個發展對各地區的獨立派來說應該是一個警號:宗主國是否民主,地區是否有武裝,和歐美各國有多親近其本上都沒有多大分別,國際環境目前就是難以容下分離主義。
 
* https://www.nytimes.com/2017/10/30/world/europe/Carlos-puigdemont-Belgium-Spain.html?rref=collection%2Fsectioncollection%2Fworld&action=click&contentCollection=world&region=rank&module=package&version=highlights&contentPlacement=2&pgtype=sectionfront&_r=0
 
** https://www.nytimes.com/2017/10/29/world/middleeast/iraq-kurds-masoud-barzani.html?rref=collection%2Fsectioncollection%2Fmiddleeast&action=click&contentCollection=middleeast&region=stream&module=stream_unit&version=latest&contentPlacement=4&pgtype=sectionfr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