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Political Economy

The de-facto anthem of Hong Kong’s current pro-democracy movement. This music video is a very good demonstration of what kind of city Hong Kong is—need to assemble a high-quality orchestra and a chorus from the ranks of protesters? Sure we can do it in no time.

港鐵的經驗堪稱兩面不討好的典範: 在示威浪潮剛開始時因沒有鮮明立場而得以置身事外,但卻引來國內官媒的批評。抵不住壓力變臉配合警方,結果是大量車站受到破壞。我不由得想,如果港鐵剛開始時姿態擺得親政府一點,又或受到官媒批評時和稀泥一點,會否不用落到現時那麼尷尬的境地?

作為兩個相對親建制的傳媒,香港01及南華早報分別於下午一時多及二時報導政府打算撒回《逃犯條例》修訂。恆生指數隨即上升近700點。以昨日港股收市總市值298,225億計算,特首一個決定就使大眾財富上升超過8000億,完勝財爺勞民傷財都仲未搞掂的派糖。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股市的資金來自世界各地,當然亦包括內地。為國家、為香港、為世界,懇求特首開金口答應民間五大訴求。妳一句話值4萬億,足足是香港一年半的國民生值總值! #好人一生平安

開學了

明天中大就要開學了。因應現時社會局勢不明朗,各區交通不時會出現無法預期的延誤,在此簡述一下我所任教各個課程之安排:

ECON 1101A/B
內容涵蓋初階線性代數及微分,兩班共有200個位,目前有171位同學。由前年開始課程已經每堂都有Youtube英語錄影,上半部分更有中文錄影,目標係今年有齊所有中文錄影。評核模式為定期網上繳交簡短功課以及一個終期考試。

DSPS 1003
今個學年嘅全新課程,教授數據科學入門,名額50,目前有29位同學。課程全程用python,每堂之後會上載完整嘅jupyter notebook。 評核模式為定期網上繳交功課及學期末的hackathon。

請各位同學善用上述嘅網上學習資源。

畀我係陳茂波…

畀我係陳茂波就宣佈只要從今日開始直到整個財政年度完結都無人再示威,全港每人派三萬。成本2,250億不過係財政儲備五分之一,兩條三跑都未起到就解決香港有史以來最嚴重嘅危機。

示威者在機場綁起兩名他們懷疑是內地公安的男子, 拳打腳踢之餘起初亦不肯讓他們送院,今晚應該很多人對示威者的信任動搖了*。其實大家要知道有相當多的示威者早已把民意和輿論拋諸腦後,他們只在意他們認為對的事。不成功,便成仁,要整個香港玉石俱焚他們絕對做得出。反正在這個政治和經濟都嚴重不公的社會,建制一方的損失一定遠超他們。

現時香港的形勢就像一群人和一個身穿炸彈衣有冤無路訴的人困在同一個房間裏,儘管在場大部份人都認為應該共同尋找出路,某個領導卻執意要武力解決事件。作為其他人的你,是會合力制止領導,還是為她搖旗吶喊?

*事發經過: 約下午六時,一名內地人被機場的示威者質疑是公安,被示威者制服後被搜出類似雙節棍的物品。亦有人據其內地身份證上的名字在網上搜尋,發現的確有公安同名同姓。及後有救護員到場,但因為群情洶湧,直至晚上九時多才上到救護車。

在第一名內地男子被送走後,示威者轉移針對第二名男子,該名男子被包圍時身穿記者常用的反光衣,用英文自稱美國人,但被示威者搜出中國護照及淺藍色「我香港警察」T恤。有示威者對該名已被綁起的男子拳打腳踢,他最後由郭家麒議員、義務救護員和消防處救護員護送上救護車。

想出讓警員僑裝混入示威者當中的那位人兄大概覺得自己的計劃很成功吧?其實你是以多幾個示威者被拘捕的代價,為許多和理非打破了心理關口:本來很多和理非口裡不說,心中其實不太接受前線示威者的暴力行為。今晚過後,大家都把所有自己接受不了的衝擊行為歸究警察臥底,支持前線再無心理障礙。多得你,所有運動參與者終於成就真正核彈都不割蓆,因為那核彈一定是警察臥底放的。

從颱風看大罷工對經濟的影響

昨日回校有同事笑言「被罷工喎?」其實作為一個好熱愛工作的真香港人,打風在家當然不言休。趁著有半天空閒,我稍為分析了颱風對香港經濟的影響,為下週罷工的影響作參考之用。
我在此不會討論罷工能否成事,而是假設罷工事在必行,並且成功造成和八號或以上颱風相似的停工停市。因為數據所限,討論亦只會集中在經濟影響上,其他諸如心理和政治影響不在考慮之列。

颱風和罷工有甚麼關係?
以颱風估算罷工的影響,當然是因為香港已多年沒有大罷工,根本無數據可言。勞工假期雖然本質上接近罷市,但每年日數一樣,對經濟的影響無從分辨。相較起來,因颱風停工停市是港人幾乎每年都要面對的事情,但每年打風的日數是有很大差異的。颱風對上班、交通及市民日常生活帶來的影響亦較勞工假期大得多。我相信大家都同意如果罷工能達至八號風球的效果,已經是非常成功的了。

罷工的經濟影響有多大?
假設罷工可以造成颱風級數的社會停頓,我們可以用颱風和香港實質國民生產總值(Real GDP)之間的關係來估算罷工的經濟影響。如果單單用上過去20年颱風和GDP數據(圖一),我們會發現它們之間的關係相當強:每多一日八號風球,該年經濟增長平均下降0.38%。不過這個數字可信度低,因為完全沒有考慮其他影響香港經濟的因素。圖二顯示經調整後的GDP增長,撇除了中國和美國各自的經濟增長、人口、沙士和多次金融危機的影響。一如所料,颱風對經濟的估計影響大幅收縮,只剩下平均負0.13%。雖然這個估值在統計學上並不顯著—即是所謂p-value不夠低—但是試過幾個不同的模型得出的估值都相類,所以還是有一定參考價值。

持續罷工有作用嗎?
因為颱風次數和日數之間的關聯性很高,而歷史上亦未出現過超過兩三日的強颱風,所以很難從數據中得出明確答案。不過如果一定要選一個答案,我會說颱風次數比日數重要。圖三為假設每年只有一次颱風下打風日數對GDP增長的影響,可見不同日數基本上沒有分別。以此推之,罷工次數比日數重要,而這也和過去社運的經驗吻合:大部份人都同意佔中強求連繼不間斷留守是失敗的,所以反送中就再沒有人打算這樣做。

罷工股市會否大跌?
因為八號或更高風球懸掛時股市會休市,我們來看看風球落下後首個交易日的恆生指數平均走勢。從圖四可見,颱風對恆指基本上沒有多大影響,超過九成機會在正負2%以內。除了首個交易日,90天回報亦相類。雖然有外國財務學研究指天氣差時股市傾向偏軟,但恆指似乎沒有這現象。

結論
1. 一個成功的罷工對經濟絕對有影響。
2. 不用強求持續罷工,分開多次影響更大。
3. 股市影響微乎其微,再次出現「佔中成本3500億」的可能性相當低。
4. 總括來說,罷工需要積少成多才有效果:經濟增長少0.13%未必有人留意,但減少0.5%、0.8%就不一樣了。換言之,這是個長期戰鬥,比起上街衝擊更考驗市民的毅力和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