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General

係同一個地方教咗六年書,facebook上面一大部分嘅friends都係學系嘅學生,令到facebook嗰feed亦都好受學生影響。例如今晚個feed成日都係某位女同學嘅個人特寫。
Having taught in the same department for six years, a significant number of my facebook friends are students and alumni. This means that my feed is highly influenced by this group—like tonight, a portrait of a certain female student keeps popping up because too many of my facebook friends “liked” the photo.

研究助理入緊香港車牌拍賣數據,問:「點解 DGS 高 [DBS] 咁多」?
係囉,點解?
While entering Hong Kong license plate auction data, research assistant noted that #DGS fetched a much higher price than #DBS…as if it could have been the other way round.

全民退保學者與統計學

prediction

有同學問我如何看全民退保學者方案的計算,特別最近引起一番爭議的變數問題。我想從社會科學就統計運用出發,解釋一下問題所在。

在社會科學研究中,統計學的主要應用在於估算某因素對另一因素的影響:例如吸煙對存活率的影響,又或加價對需求的影響等。這樣的估算用的總是已有數據,分別只是數據有多新而已。因為已發生的事實只可能有一個,學者的責任就是盡力準確估算這個未知的事實。

因應上述的要求,傳統的社會科學統計訓練非常重視估算的無偏性(unbiasedness)。無偏性的意思是估算平均來說是準確的,而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莫過於常見的線性回歸分析(Ordinary Least Square)。讀過計量經濟學的同學或許會記得(惡夢!)OLS的特點「BLUE」—Best Linear Unbiased Estimator。意思就是在無偏性的要求下,沒有其他線性模型比OLS更佳。

問題是,準確估算過往效果和就未來作出推算是兩會事。事實上,無偏性和估算的誤差範圍是有著取捨關係,統計學就此亦有相當的理論和驗證。在較進階的計量經濟學課程中—即係每年只有幾個本科同學會選修嗰啲—會教授一些相關的知識,但在整個經濟學課程中並非太受重視,因為如前所述,學者最需要的技巧是準確分析已發生的數據。因為經濟學以外之社會科學要求的統計學訓練更少,問題相信只會比經濟學更嚴重。

可能有同學會問,像全民退保這樣重要的社會議題,怎麼沒有統計學者去做嚴謹的推算?答案很簡單,因為對仕途有害無益。我過去已經解釋過,香港由教資會以降均看重學者著作的國際影響力,而像全民退保這樣的本土議題是上不了好的國際期刊,搞不好還要被人批評一番。吃力不討好,又何必自討苦吃?

《全民退保學者方案》:
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panels/ws/ws_rp/papers/ws_rp20151207cb2-398-1-c.pdf

佣金與回報

雖然這段片擺明是個廣告,但當中的所謂「必勝股票法」是有學術根據的。多年來的金融學研究都證實,佣金的而且確是平均回報的重要決定因素之一。
這範疇最著名的研究要數加州大學柏克來(UC Berkeley)分校的金融學者Terrance Odean在2000前後發表的一系列論文,當中分析了美國一定大型股票經紀行的交易紀錄。Odean發現小投資者的交易次數和總回報關係不大—也就是說,小型炒家選股並非特別好。但更要命的是,交易次數和淨回報有相當明顯的負關聯,而當中的原因就是佣金。(見下圖)
Odean 2000
買得股票,大家當然是對自己的眼光有信心。但一買就一定有一賣,你賺就我蝕,就整體大市來說的,不可能所有人都靠計算入市時間來賺錢。你怎知道自己一定不是蝕的一方?正因為這個原因,最後就變成佣金高低決定回報。
 
所以選經紀的確要選個佣金低的。不過更重要的是慎重交易,切忌頻密買賣!

博雅教育的前途

Tommy今期談博雅教育,引用了他新學校一位高層與其父親之間的一席話:
「當我問他會怎樣選擇醫生或牙醫時,他會說除了醫術之外,他亦會選擇一些可以跟他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的醫生。而我們的學生平均的無形技術要比其他研究型大學的學生要好一點。」

這話說得好,一語點中香港不少學生的死穴:雖滿有學科知識,卻缺乏廣博見識。即使紙上履歷多麼漂亮,很多時面試問多兩句就露餡。這是香港學生求職時屢屢被外國學生比下去的一大原因。其實出到來工作,「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之能耐可遠比成績表上的分數重要得多。

《試後求分》- 後記

試後求分

在《試後求分》MV公開之後,台前幕後的成員都寫了不少感想,那我也寫一點有關的製作過程中我本著的信念:要玩,就認真玩。

中大經濟本科課程向來以「頹」著名,甚至有「四大頹系之首」的稱謂。那到底學生覺得課程「頹」在那裡呢?如果「頹」的意思是不求頂尖學業成績,那作為老師的我其實覺得沒有甚麼問題的。學業只是大學生涯的其中一個部份,課本知識亦不見得能滿足事業所需。事實上,說到這樣的頹我作為學者也算是佼佼者,由讀博士到現在一篇論文都未發表過(嘿,所以Tommy是教授而我只是講師)。只有在自認重視的事情上不盡力,這種「頹」才真正不要得。

重成績卻不讀書,重求職卻不自我增值,重課外活動卻不盡力,頹者也。

參與《試後求分》製作的都是我很欣賞的學生:有敢於實踐自己政治理想的,有在歌唱比賽中尋求自我突破的,亦有放膽去追求學術發展的。縱使他們的成績有高有低,在我的標準裡沒有一個是頹的。

再說一次:
要做,就認真做。
做到人家相信你的熱誠和堅持。

‪#‎中大經濟‬

《試後求分》音樂短片

著名本土青年經濟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梁天卓月底將會赴美任新教職。Tommy在中大任教多年,一眾同學及同事當然依依不捨。所以我地就拍咗段音樂短片為佢餞行—型格教授遇上求分學生,擦出《試後求分》!

是次制作零成本進行,靠的是一群多才多藝的學生和舊生。台前有中大本土代表Jerry Yuen Tak Chi及社唱冠軍Li Ching,幕後有學系的教研助理Jason、William、Stanley以及Tommy的碩士學生,即將升讀博士的JöanneDöuglas

【植入廣告】如果有DSE嘅同學想入讀一個俾到學生自由去發展嘅學系, 中大經濟系係個唔錯嘅選擇!CUHK Economics嘅聯招編號係JS4824。係 4-8-2-4,非常易記。【植入廣告完】

一路順風,去片!

《恐怖份子入門》課程

各位同學,我下學年將會繼讀任教學系的《恐怖份子入門》課程—即係Math I。課程除了教授彈道知識(微分),亦會有駭客基本技巧(寫程式),歡迎報讀。
I will be teaching the department’s “Mathematical Tools for Terrorist” course again next academic year. This course teachers how to calculate trajectory of projectiles (calculus) and skills essential to hacking (writing computer programs). All are welcome.

美國一名大學經濟學教授,在飛機上演算複雜的數學公式,卻被鄰座一名女乘客懷疑是恐怖份子,遭帶離客機接受盤問。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經濟學教授孟思奧(Guido

Source: 機上演算微積分 經濟學教授被當恐怖份子 | 即時新聞 | 20160508 | 蘋果日報